富达基金:资金投入那些商品让用户没办法割舍的公司
本文摘要:假如一家公司今天就要消失,你会有多想念它?富达麦哲伦基金(theFidelityMagellanfund)的传奇基金经理人彼得·林奇(PeterLynch)曾说过:“资金投入于你熟知的东西”(Investinwhatyouknow)

假如一家公司今天就要消失,你会有多想念它?

富达麦哲伦基金(the Fidelity Magellan fund)的传奇基金经理人彼得·林奇(Peter Lynch)曾说过:“资金投入于你熟知的东西”(Invest in what you know),现在已经是广为人知的格言。三年后,索努·卡拉(Sonu Kalra)对这句话有了我们的理解:资金投入于那些商品或服务让用户没办法割舍的公司。

“我常常想,'假如一家公司今天就要消失,我会有多想念它?'”卡拉说道。他于1998年开始在富达担任剖析师,并于2009年开始管理价值570亿USD的富达蓝筹成长基金(the Fidelity Blue Chip Growth fund,FBGRX)。在过去十年中,该基金每年上涨 20.8%,优于晨星94%的相同种类大型成长基金,比罗素1000成长指数(the Russell 1000 Growth index)高出两个百分点。它的成本率为0.79%,是相同种类基金的平均水平。

卡拉觉得富达的150名全球股票剖析师可以帮自己辨别、审查好的资金投入计划,但他同时也觉得,知道一家企业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去用其商品或服务。譬如,2014年该基金所长期持有些一家公司——苹果 推出Apple Pay时,卡拉就去麦当劳用Apple Pay付款,成为首批试用者之一;近期他又在二手车在线交易网站Carvana 挂了一辆二手车,并在成功供应后愈加确信资金投入Carvana是个好主意。

但他的调查并不一直那样顺利。“我有次不能不给一家企业的客服打电话,但却被晾了40 分钟,”他说,“我之后问他们(管理层)‘如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?’”

该基金的大多数持股都符合富达对蓝筹企业的概念——知名、成熟且资本充足。卡拉寻求的公司拥有强劲的自由现金流、高股本回报率与在三到五年内将收益翻番的潜力。

他还关注那些在他看来重要程度和成长持久性方面被低估,从而致使定价偏低的股票。

“市场一般会高估短期变化而低估长期变化,”卡拉说道。

亚马逊 就是一个被低估的典型例子。该公司在持续增长的电商范围不断扩张市场份额,并将有关业务成功商业化。其云服务部门的亚马逊互联网服务成为了一项价值数十亿USD的业务,物流互联网业务好像也在商业化进程中。

企业正加强对数字广告推广的投入,和其他科技巨头一样,亚马逊也从中受益。“伴随愈加多企业从线下门店转向网络,‘租金’就变成了推广成本,”卡拉说道。自2007年以来,该基金一直持有亚马逊的股票,但卡拉相信亚马逊将在新任CEO安迪·贾西(Andy Jassy)的领导下继续革新,因此亚马逊所占持仓比率也增长到7%。

在卡拉看来,苹果也是一家被长期低估的名企。“我记得参加第一代iPhone的发布会时,史蒂夫·乔布斯说要占领1%的手机市场,目前这个数字是20%,”卡拉说道。

除此之外,大家对Apple商品和服务的需要稳定且具备黏性(它们在收入中所占的份额愈加大)。“苹果设施的重复购买率超越90%,”他说,“大家不仅仅是购买一个硬件,而是会购买其附带的所有东西,由于好使。”

富达蓝筹成长基金

注:持有量截至6月30日,收益截至8月2日;5年和10年期收益率按年计算。

资料出处:晨星;富达

该基金持有些很多企业运作好,以至于它们因涉嫌反角逐行为而遭到愈加多审查。卡拉和他的同事正密切关注针对科技巨头的诉讼,但他指出,用户正从有关服务中受益,并且仍有选择权。

“无人强迫我用亚马逊、Facebook或Google,”他说。除此之外,针对这部分企业的裁决对股东来讲可能不是一件坏事。

“需要说明的是,事实上单个企业的收益总和比平台更大,”卡拉说道。

虽然该基金持股比率前10的股票占资产总值的44%以上,而且都是知名公司,但卡拉也会有规律地买入一些他觉得不太成熟,但有潜力成为蓝筹股的公司。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特斯拉 ,2010年特斯拉在该基金所占持仓比率为0.2%,现在已经增长到近2%。

“我倾向于随时间推移加仓和减仓,”卡拉说道。他的基金持有560多只股票。

该基金新买入的一家公司是佩恩国民博彩公司( Penn National Gaming,PENN),该公司于1968年前后成立,运营电玩设施和赛车游戏。2021年初,它买入了数字体育媒体公司 Barstool Sports36%的股份,帮其满足用户对在线体育博彩不断增长的需要(目前体育博彩在美国25个州是合法的)、适应更年青的人群。“佩恩有潜力成为下一代体育媒体公司,”卡拉在2021年买入该股票时说道。

尽管卡拉相信需要亲自做实地调查,但他也相信用户的行为和偏好一直在不断变化。作为一位爸爸,卡拉求助于他12、13 和 16 岁的三个小孩和他们的朋友,询问了从对Snap 上的新功能、在Netflix 上观看的节目,到Crocs(CROX)的复兴等一系列问题。

这部分青少年还为卡拉提供了有关汽车所有权的宝贵见解。“跟我一块成长的这代人觉得拥有汽车非常重要,但对于不少青年来讲,没车反而比有车便捷,”卡拉说,“你的车可能是排在房屋之后、第二昂贵的资产,而且它基本上没得到充分借助。”他的基金重仓了Lyft 和Uber(UBER)。

他说,这两家公司都借助疫情致使的隔离期来改变运营,伴随拼车需要恢复,司机也不再短缺,两家公司也迎来了更高的价值率。

卡拉说:“我觉得伴随时间的推移,它们将在整个运输市场中占据更大份额。”

文 | 《巴伦周刊》撰稿人莎拉·麦克斯

编辑|彭韧

翻译 | 罗思亓

本文首发于公众号:巴伦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看法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资金投入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相关内容